律师刑控协助侦查,造假集团首犯伏法

本文系胡久辉律师团队代理的厦门 G 公司刑事控告以W某为首的造假集团假冒注册商标罪一案的办案纪实,本案也是胡久辉律师团队代理刑事控告中案情最复杂、涉案人员最多、犯罪金额最大、办案效果最好的案件之一。

厦门 G 公司系国内生产建筑涂料的知名厂商,其合法拥有 GK 牌涂料的注册商标。厦门 G 公司生产的 GK 涂料由于质量上乘、价格合理,在国内建筑市场知名度较高,颇受市场欢迎。

2018 年 8 月,厦门 G 公司在市场巡查中发现,位于长沙市的多处建筑工程项目均出现了大量 GK 涂料,但是厦门 G 公司并未向该项目进行销售该涂料。经过暗访调查,基本可以确定该处建筑工程项目使用的系仿冒的 GK 涂料。

随后,厦门 G 公司向市场监管执法部门进行了举报,非但收效甚微,反而打草惊蛇。该项目施工方、监理方主要现场负责人均纷纷离职,一时难以调查取证;假冒 GK 涂料的采购途径也断了线,无法溯源追踪。

2018 年 11 月,厦门 G 公司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在立案后也由于警力不足、知识产权犯罪侦查专业性强、侦查方向不明、调查取证难等原因迟迟无法推动。

直至 2019 年 7 月,胡久辉律师团队接手介入后,通过调查走访、分析研判,得出此案新的侦查方向。随后,通过多次与公安机关承办人、主管领导沟通,大胆向公安机关提出我们的侦查思路:即目前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为侦查方向是难以继续的,建议以假冒注册商标罪进行侦查。具体为:从一张相对清晰的运货单入手,至少先查明该批假冒 GK 涂料运输的事实,通过向物流公司、司机调查取证,结合物流路线卡口分析,顺藤摸瓜,找出假冒 GK 涂料的来源和运输通道;随后,兵分三路,分别调查造假集团的生产基地、使用去向、主要嫌疑对象目前行踪;再次,在前述工作基本到位后,我们大体掌握了造假集团的人员结构、运作模式、可能的反侦查措施等,在此基础上,抽调市县两级公安机关经侦、刑侦部门骨干力量,多低同步布控,时机成熟时,一举抓获主要嫌犯;最后,在集中突审时,主次有别,针对关键环节进行定点突破,然后震慑其他顽抗嫌犯,达到以点到面的效果。

胡久辉律师团队以自身多年的职务犯罪侦查、经济犯罪侦查实战经验为依托,向公安机关提供了条理清晰、逻辑严密、专业可行、熟悉侦查机关作战模式的详细侦查建议方案,同时针对公安机关承办人对于部分嫌犯突审信心不足、部分证据调取方法不明等“痛点”进行对症下药,帮助其制定、完善工作预案。

最终,公安机关领导非常认可胡久辉律师团队的建议,及时调整侦查方向,案件布控和取证工作取得实质性进展后,于 2019 年 11 月异地同步用警,分别在湖南、湖北、江苏、广东、河南等地一举抓获涉嫌侵犯注册商标罪的犯罪嫌疑人 6 名,包括造假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生产厂长、监理负责人、项目施工负责人、财务负责人等,并同步搜查、扣押了尚未被销毁、转移的造假生产基地大量物证。

随后,本案在向检察机关提请批准逮捕中,由于首犯 W 某拒不认罪,检察机关部分承办人对本案事实和证据认识存在一定偏差,检察机关对本案首犯 W 某作出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批准逮捕的决定。为此,胡久辉律师团队马上建议公安机关向检察机关申请复议;同时,胡久辉律师团队代表被害人厦门 G 公司也向检察机关提出了应当逮捕 W 某的法律意见书。胡久辉律师在法律意见书中,详细论证了间接证据可以认定W某知情并组织指挥了造假、本案尚有更多造假犯罪事实待查,具有深挖价值、本案处理应当兼顾可能引起的舆情事件等社会效果。

功夫不负有心人。检察机关经过复议,更换了承办检察官,完全认可了公安机关的复议理由和胡久辉律师的法律意见书,对造假集团首犯 W 某作出了批准逮捕决定!

本案目前还在办理中,厦门 G 公司的求偿、理赔工作也在良性推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