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链降档:胡久辉律师谈计算机网络犯罪案件辩护方略

本文所述计算机网络犯罪,不仅指刑法第 285-287 条规定的 7 个危害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犯罪,还包括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开设赌场等利用计算机信息网络技术实施的相关犯罪。

对于计算机网络犯罪,其区别于传统犯罪的最大特征就是技术性较强。这一特征,既是挑战,更是机遇。所谓挑战,计算机网络犯罪其手法、过程等事实要素和电子数据、鉴定意见等证据要素,都是技术性很强的专业领域,对于普通律师而言,如果缺乏一定技术背景,难以理解和掌握,更难以形成针对性强的有效辩护。所谓机遇,同样的理由,对于侦查人员而言,技术门槛也是其侦查取证的难点和痛点,由此形成的侦查成果,往往存在较多漏洞和瑕疵,无形中为辩护律师提供了绝佳的机会。当然,机会只青睐有准备的人,专业的计算机网络犯罪律师才能“火眼金睛”洞察那些隐藏的辩护点。

胡久辉律师作为专业的计算机网络犯罪辩护律师,结合自身办案实践,谈谈计算机网络犯罪主要的两大辩护方向。本文只谈方向,不谈细节。具体的辩护细节,需要结合每一个案件具体的案情而因案施策、对症下药。

一、断链:斩断证据链条,无罪辩护的致胜之道。
我国的刑事诉讼法对于定案的标准是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用通俗的话讲,证据需要形成证据锁链,排除合理怀疑。一旦证据无法形成锁链,案件就无法定罪量刑,无罪辩护的结果就会出现。

斩断证据链条的时机有二:
1.在侦查初期,辩护律师尽早介入,通过会见指导当事人巧妙应对、规避陷阱和“套路”,结合分析预判案件侦查取证方向,找准本案证据链条薄弱环节,提前工作,让办案机关的证据链条无法形成,为后续检察院证据不足不批准逮捕、存疑不起诉、公安机关撤销案件等无罪结果打好基础、留下伏笔。

当然,无论是指导应对审讯陷阱,还是分析预判侦查取证方向,都需要律师具有一定的侦查思维、侦查工作背景,绝非普通律师坐在办公室看已经完备成型的卷宗所能达成的。胡久辉律师具有10多年的职务犯罪侦查经历,且在从事律师工作后,在代理的刑事控告案件中,大力协助配合公安机关侦查取证。在刑事辩护工作中,胡久辉律师完全不认同普通律师之“侦查阶段就是会见、解释罪名、心理安慰,没啥可辩护的”观点。胡久辉律师认为,侦查阶段辩护律师大有可为,其主要工作就是指导应对审讯、分析预判侦查方向和提前斩断证据链条,这样的辩护工作才是效果最为粗暴直接有效的!胡久辉律师在代理的刑事辩护案件中也是一直如此实行的,效果显著。

2.如果当事人未能在早期聘请律师,那么律师只能在中期阅卷后寻找斩断证据链条的机会和角度了。

普通律师阅卷后认为,计算机网络犯罪案件,口供有了,证人证言也有了,鉴定意见也有了,认定的数量和金额也达到了情节特别严重这一档次,那就没有什么辩护空间了,只能发表诸如“被告人认罪态度好,积极主动退赃,初犯偶犯”等无关痛痒的“正确的废话”,其辩护效果可想而知。

胡久辉律师认为,计算机网络犯罪除了在传统的言词证据方面进行细致审查之外,尤其需要在电子数据、鉴定意见方面做极为精细、专业的深度审查。比如数据提取、检验是否规范,办案人员出具的材料是否具有合法性,鉴定的主体、检材提取与送检、鉴定方法、鉴定基础与环境、鉴定意见表述等是否存在合法性与关联性的问题。

胡久辉律师之前办理的某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案,经过审查,胡久辉律师认为,鉴定主体、方法、意见都没有问题,但是由于鉴定时的条件脱离了本案犯罪事实当时的时空环境,其作出的鉴定意见虽然合法性没有问题,但是确实孤立的,与本案犯罪事实没有关联性。基于计算机软件的易复制、易修改、易传播等特性,脱离了犯罪行为发生时特定条件和环境所做的鉴定意见是缺乏关联性的,不能作为认定犯罪的依据。

二、降档:降低量刑档次,获得从轻缓刑的关键理由。
计算机网络犯罪虽然没有重大犯罪的十年以上、无期徒刑等严厉处罚,但是牢狱之灾非同小可,度日如年的感觉,在看守所待过的人都是刻骨铭心的。

计算机网络犯罪量刑档次一般为 3 年以下、3-7 年或者 5 年以下、5 年以上。根据刑法的规定,判处 3 年以下有期徒刑的才能适用缓刑。因此,要想争取缓刑,必须先通过对事实和证据的辩护,将刑期降到 3 年左右。

普通律师在阅卷时,往往在看到认定的数量、金额在“情节特别严重,可处 3-7 年”这一档次时就认为没有缓刑希望了。实际上,“3 年以上、7 年以下”是包含 3 年的,那么如何将刑期降至3年左右呢?

胡久辉律师认为,在无法斩断证据链条的情况下,应当从定罪量刑的关键情节,即数量、金额、危害后果等方面进行深入细致的分析和辩护,寻找言词证据、电子数据、鉴定意见等证据之间的矛盾和漏洞,对于大量数据的需要去除重复项,对于账号密码类数据要注意验证有效性等。

简言之,通过分析证据材料,减少应当认定为犯罪内容的数量、金额,才有可能降低刑期。

当然,计算机网络犯罪辩护专业性很强,每个案件的情况不一样,各地公安机关的办案水平也有差异。根据胡久辉律师的经验,江苏地区的办案水平较高,辩护起来难度稍大。只能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比如最近,胡久辉律师代理的一起看似证据确凿的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写了 20 多页的法律意见书,着重分析公安机关调取的通话记录、邮箱勘验等电子数据类证据。